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雷军“抬头挺胸”后小米再度破发,删掉的股票软件再装回去?

这一次,雷军拿什么拯救小米股价?

2021年,音乐领域的行业“大事件”频有发生。 

年初,虾米音乐宣布关停;年中,“独家版权”遭国家重锤,数字专辑开启限购模式,“赊歌”行为被禁止;年末,网易云音乐赴港上市。在音乐版权垄断逐步被消除的同时,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短视频平台开始加入新一轮产品战:快手陆续上线K歌App《回森》、音乐社区产品《小森唱》、字节跳动内测音乐产品汽水音乐。 

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内容层面,一方面,国风音乐成为2021热门音乐流派。另一方面,流行音乐的聆听审美似乎正在割裂。 2021年末,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上揭晓了“2021年度十大热歌”,皆出自于短视频平台的热门背景音乐,引发乐迷探讨与业界思考。 

与此同时,疫情常态化,线下演出市场逐步回温,虚拟音乐人也伴随着元宇宙浪潮的来袭成为流行风向标,线上演出市场则迈向繁荣期。2021腾讯娱乐白皮书数据显示,2021年数字音乐市场规模790.68亿元。热度Top10分别为:2021THE9虚实之城演唱会;TME live“好好好想见到你,五月天陪你跨年演唱会线上特别版”;TME live“林俊杰线上演唱会”;周杰伦“既来之则安之”唱聊会等。 

2021年,音乐行业大小事件不断,行业变革冲刷着在线音乐市场格局,而音乐内容上,无论是聆听方式还是呈现形式,改变都在悄然发生。 

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新一轮产品战打响

2021年第一个让乐迷心碎的消息便是虾米的离场。 

从SongTaste、多米音乐、音悦台到虾米音乐,曾经几多风光的音乐网站及产品,正在一个一个退场,最重要的那根稻草便是音乐版权。 

版权是用户刚需也是平台痛点 ,在全球范围亦是如此。过去几年,音乐行业的资金不断流向版权收购,2021年也是如此。据MBW消息,根据已确认的价格和行业消息,2021年发生的60多笔有关音乐曲库和版权收购的交易,累计交易额超50亿美元。这一数字包括艺术家和词曲作者出售的个人曲库,以及公司之间的音乐版权组合收购。 

据MBW估测:50.5亿美元中有近一半来自直接与音乐人、词曲作者或他们的遗产达成的版权交易,并且此类交易的步伐正在加快,价格也在不断提升。 

国内方面的天价版权竞争更是如此,尽管此前,国家曾出手促成在线音乐平台间的版权互授等措施,但也尚未达到“治本”的效力,不过在2021年,独家版权时代终于正式告一段落。 

去年,国家版权局在北京约谈主要唱片公司、词曲版权公司和数字音乐平台,并在约谈中强调,各唱片公司、词曲版权公司、数字音乐平台应采取符合音乐传播规律、公平合理原则和国际惯例规则的授权模式,应通过保底金加实际使用量分成模式结算,除特殊情况外不得签署独家版权协议。

并在2021年7月,责令腾讯音乐在一个月内解除独家版权,这也被市场解读为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的独家版权竞争时代正式宣告结束。 

版权硝烟暂告段落,良性竞争生态开启,但战况并未就此乐观。在线音乐平台进入新一轮产品战,伴随着短视频野心勃勃的入场,在线音乐平台的新格局似乎就此开启。 

短视频平台的野心不仅限于音乐版权,还在于研发属于自己的音乐产品。 被业界视为“鲶鱼”的玩家字节跳动,在去年7月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后,将音乐业务设为字节跳动的下一战略重点,并随后内测了“汽水音乐”。 

汽水音乐一反国内传统音乐流媒体的产品逻辑,采用滑动式单曲推荐形式,也因于此,被外界解读为“抖音版音乐app”。 

而另一短视频头部快手平台,也在去年上线了自己的k歌产品“回森”和音乐社区产品“小森唱”。据了解,“小森唱”由其此前成立的SEDNA团队研发,是一款具备音乐播放、音乐智能创作功能的原创音乐社区,最大亮点是通过AI为用户打造专属歌曲。玩家众多,新一轮产品与内容战也将打响,未来如何探索多元商业形式将成为产品战的侧重方向。 

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36氪首发 | 跨境运动品牌「俊亿」获亿元A轮融资,聚焦大体育行业

俊亿品牌定位为高品质、高性价比。

热歌“碎片化”,线上演出进入探索期

公众记忆中,首次源于“割裂”而对华语流行音乐审美产生探讨,起源于短视频风靡的那年。彼时,被错过的旧曲、喊麦、手势卡点舞等新鲜文化,一股脑借由这一崭新的媒介传播开来,由点至面的构筑出了网络神曲不断涌现的时代,又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听众加入,迈进了碎片化聆听的时代。 

时至今日,短视频早已不再处于聆听“鄙视链”底端,去年,短视频仍为乐坛贡献了部分内容,如《热爱105度的你》《RingRingRing》《漠河舞厅》等旧曲的短视频翻红,也为华语乐坛带来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头部唱片公司、在线音乐平台陆续开启了与短视频的合作。 2021年末,摩登天空所有音乐人的版权内容均已上架抖音,用户已经可以在抖音内用这些音乐创作短视频,并播放收听。此次版权合作还将覆盖抖音旗下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剪映等产品。不久前,中国唱片集团与抖音正式达成音乐版权合作协议,中国唱片集团大量版权歌曲上架抖音。 

2021中旬,快手也与华纳音乐签订授权协议,近段时间,又与发行公司Believe及旗下DIY数字发行平台TuneCore签订全球授权协议。 

互联网分发平台提供了更多宣发的出口,而短视频正在成为多元的娱乐产业的重要构成。 正如综艺影视制作捧红及泛红了不少艺人及作品,如果不能找到与年轻受众的接入口,成为快速的通道构成,便很容易在后版权时代被迅速淘汰。 

而在在线音乐如今的格局中,“一超一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近两年的平台战略,也从未停下与年轻化、碎片化、网生化的内容接轨的步履。2021年,包括《中国好声音》《我的音乐你听吗》《草莓星球来的人》《时光音乐会》等音乐综艺,都为音乐平台提供了部分内容供给。 

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一方面,短视频带来的是音乐内容的年轻化接收方式。另一方面,也是线下演出尚未完全复苏,线上演出的不错传播途径。

2020和2021年,周杰伦和刘德华分别在快手和抖音带来了过亿互动量的直播表演,掀起了情感共振和时代共鸣。前不久,微信视频号也联合摩登天空推出沉浸式系列线上演唱会“草莓巡游者”,为独立音乐人们提供了线上演出途径。 

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大了对虚拟偶像行业的资源倾斜,2021年,全国首个全虚拟人物角色综艺《2060》收官,虚拟偶像演唱会、跨年晚会的虚拟音乐人亮相不断,科技带来的视听盛宴令人不禁感慨,也进一步扩大了行业影响力。 

音乐人拥抱NFT,元宇宙赛道效应凸显

2021年,虚拟偶像之外,元宇宙提振的又一火热赛道便是数字藏品。 

海内外音乐人陆续推出自己的NFT,不断壮大着NFT专辑市场。 海外方面,2021年2月,音乐人3LAU发布了33张NFT版的专辑《Ultraviolet》,并附赠纪念版黑胶等奖品。作为有史以来的第一张NFT音乐专辑,《Ultraviolet》从25号开售至28号售罄,创下1168万美元的拍卖成交额。NFT音乐市场开始一发不可收拾。3月,大批音乐人拥抱NFT。Grimes、Steve Akoi陆续发布了自己的NFT作品,藏品最终成交价格不菲,成为行业的焦点,分别为580万美元和425万美元。 

国内方面,3月,高嘉丰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架了一个7秒的音频,卖出了近1.6万人民币的价格,打响了国内音乐NFT的第一枪。5月,阿朵通过阿里拍卖发布国内首支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WATER KNOW》,并将封面和歌曲的署名权公益拍卖,成交价高达30万元。6月,陶喆联合iBox平台推出首个音乐NFT。8月,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在QQ音乐平台正式发行,售价199元一张,2001张限量数字黑胶被迅速抢空。 

时至今日,音乐人拥抱NFT的浪潮还在持续。2022年开年,周杰伦与好友联合创办的潮牌PHANTACi宣布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限量1万个,40分钟被抢购一空,总价超过6200万元。前几日,摩登天空在2022年发布会上宣布将展开音乐NFT领域的探索。 

除了通过各种形式的NFT给音乐人带来收入之外,在游戏“元宇宙”里发布新专辑和办演出也在成为未来趋势,除了2020年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的虚拟演唱会之外,近两年来,不少音乐人都在游戏中举办了演唱会,包括阿丽亚娜·格兰德和贾斯汀·比伯,腾讯音乐推出自己的虚拟空间TMELAND,并在其中直播了五月天的跨年演唱会。 

虾米离场、版权“去独家”:在线音乐市场进入“一超一强”时代?

虚拟音乐人与沉浸式虚拟演出,都正在并将成为未来的行业趋势,科技带给音乐行业的想象力还有更多,它们都将以时间为坐标轴,在未来与人类相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赤木瓶子,36氪经授权发布。

秃头焦虑救不了“植发第一股”

脱发焦虑时代的资本宠儿,正在经受大考。

原创文章,作者:APP软件开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anma666.com/archives/10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