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泡泡玛特, 内容饥渴

“盲盒之王”泡泡玛特开始投资动漫了。

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快看连续获得了来自韩国公司ONE store的两笔融资。

先是在今年6月份,ONE store 投资了快看9000万美元;两个月后的8月19日,快看又获得了来自ONE store、腾讯、建银国际、Coatue、天图资本等高达2.4亿美元的融资。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连续两笔的大额投资令人不免对这家公司产生浓厚的兴趣。

虽然对于国内来说,ONE store相对陌生。但其背后的力量不可小觑。ONE store之后站着SK电信、NAVER、LG等几大韩国财团,几乎囊括了韩国的半壁江山。其中SK 的股权占比50.1%,NAVER占比26.3%。

借这次投资机会,数娱君研究了一下这家对于中国来说略有陌生的公司,和它接下来的计划。以及它背后的两家韩国财团。

谋求上市的新故事?从应用商店变身内容平台

快看的新投资方ONE store,连续两次的大手笔投资,让这家韩国公司进入了国内不少业内的视线之中。

虽然在中国,ONE store的知名度极低,但在韩国,这家公司相当出名。它是由韩国三大电信运营商 SK 电信、KT 和 LG U+ ,以及韩国最大搜索引擎公司NAVER共同投资运营的本土应用商店。

目前,约有 3500 万会员在ONE store上注册。销售额呈逐步上升趋势。今年上半年,ONE store的交易额达 5500 亿韩元,对比2018年上半年增长了 2.4 倍。收入达到 1007 亿韩元,成功实现盈利。

ONE store于2016年成立。由SK旗下“Tstore”、KT通讯的“Olleh market”、LG U+通讯的“U+ Store”以及Naver的“Nstore”四家应用商店整合重组,发展为韩国本土最大的安卓系统应用平台。其中SK电信占股50.1%,是这家应用商店的母公司。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今年4月,ONE store的母公司SK集团宣布,即将分拆成⼀家电信公司和⼀家投资公司,将半导体和新ICT(媒体、安全和商业等领域)的业务剥离,分拆后的新投资公司将在11月1日正式成立,名称为“SK Square”。而ONE store很大可能将被装进这家新的投资公司里。

据悉,“SK Square”的路线是通过投资和国际合作加速增长,将以量子密码学、数字医疗和媒体内容等领域作为未来的投资方向。不过在拆分还没正式完成前,ONE store还有一项更重要任务:向韩国交易所提交初步审查申请,准备今年年底的 IPO。

据韩网媒体的分析人士认为,由于ONE store是SK子公司中最先推进上市的,因此对于SK集团的象征性意义很大。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为了上市目标的顺利进行,ONE store从去年就开始了上市的准备工作,今年更是开启了一系列的动作,甚至推迟了审查申请,并为投资者们准备了一个新故事:从韩国本土最大的应用商店,转身为全球内容平台。

根据行业追踪机构 IGA Works 的数据,截至去年 8 月ONE store在韩国应用程序市场的份额达到 18.3%,次于谷歌 Play 的 71.2%,排在苹果公司 App Store 的10.5%之前。但由于ONE store的使用范畴局限在韩国市场,远远无法满足ONE store的野心和上市的需求。

为此,ONE store必须找到新的转型方向。

ONE store第一次投资快看在今年6月份,而巧合的是,6月份,微软、德国电信也分别向 ONE store 投资了950 万美元和55亿韩元,共计约9千万人民币。

韩网认为,此次投资是SK电信与微软和德国电信,长期在5G、云计算、AI等多个领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延续。通过招商引资,以德国电信在欧洲市场的影响力为基础,以游戏、网络漫画等多种K-POP文化产品进军世界市场,为ONE store创造进军全球移动游戏市场的机会。同时以ONE store新的海外投资为基础,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内容市场进行布局,以便于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高的估值。投资快看正是其为了创造一个全球内容平台的新故事所准备的一步棋。

ONE store公司CEO李在焕在投资快看后表示:“我们高度看好快速发展的中国漫画。ONE store是韩国最大的本土应用商店,有强大的渠道优势。我们期待可以将快看丰富的优质漫画内容引入到韩国,同时以此为基础,开发出电影,游戏等多种形态的产品,合力一起向全球市场开拓。”

李在焕的发言正是ONE store为谋求上市所计划的方向,他在8月23日,ONE store举办的发布会上表示,ONE store愿景是成为“全球多操作系统的内容平台”。

在这场发布会上,李在焕宣布,ONE store已与暴雪、微软和腾讯达成合作,业务将扩展到韩国市场之外。而这一天也正是快看正式官宣融资的那天。

发布会上ONE store的计划包括,将与微软的云平台Azure合作全球版,此版本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完成开发;与腾讯则要一起开发一个名为“One Gameloop”的跨平台系统,该系统可实现跨 PC、移动和控制台平台的无缝游戏体验;与暴雪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8月初,暴雪就在 ONE store发布了其流行的移动纸牌游戏《炉石传说》,其大热游戏《暗黑破坏神》系列的移动版《暗黑破坏神》不日也将在平台上推出。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据悉,ONE store计划通过与暴雪、微软和腾讯等合作伙伴的合作,逐步扩展到其他海外应用商店市场。而新版ONE store将在 2022 年首先在亚洲国家上市,服务于其他设备,例如计算机和控制台。

特斯拉FSD的全新功能,是“天才”还是“蠢材”?

马斯克再秀神技,特斯拉紧急状态下可自动倒车!

而ONE store能否顺利转型内容平台?能否依靠这个故事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都将在年底才知分晓。

NAVER vs KAKAO,股东背后的韩漫势力

近几年来,以NAVER和kakao旗下的漫画平台为首的韩漫发展迅速,几乎瓜分了亚洲绝大数地区的网络漫画市场。因此相比最大的股东SK集团,ONE store背后持股26.3%的NAVER在这两场投资中更令业内感到在意。

虽然NAVER本业是韩国的本土搜索引擎公司,但其自2004年就开始了网络漫画事业。旗下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漫画平台矩阵。比如日本第一条漫平台Line Manga,东南亚地条漫市场占有率领先的Line Webtoon。共覆盖国家超过100余个,总月活6000多万,知名漫画有《奶酪陷阱》、《奇奇怪怪》、《我的ID是江南美人》等。

而他的老对手Kakao集团则是自2003年开始做互联网连载漫画,同样拥有行业内起步较早的网漫平台。旗下拥有姜草、尹泰浩、千桂英、HUN等300多名知名韩国漫画家。

在漫画业务上这两家竞争相当激烈。日本市场Line Manga(NAVER旗下)和PICCOMA(kakao旗下)分庭抗礼。东南亚市场上,NAVER和kakao也在你追我赶。kakao为了拿下东南亚市场,还以138亿韩元(约7300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印尼最大的网漫平台Neobazar 68.4%的股份。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在这你来我往的竞争中,韩国漫画的触角还伸到了北美和欧洲等地。2017年韩漫在欧洲的出口销售额就达到了7600万元。韩漫甚至追上韩剧韩娱成为韩国流行文化新的表现形式。

而在多国市场都一路高歌的韩漫,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却并不突出。

2016年,来自韩国漫画映像振兴院旗下的FUNTOON公司,曾与中国的漫联集团签订协议,向中国出口60部韩国漫画,当时尚属全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的一次漫画出口协议,据当时的新闻报道,FUNTOON公司还有后续20多部网络剧将与中国观众见面。

然而大概是因为国内内容市场的审查制度以及对韩政策的变化,导致这些韩漫在国内的知名度虽有,但是对华输出却在逐年下降。

根据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发布的《2018 年韩国漫画产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韩国漫画在对中国市场的输出以年均4.3%的速度下滑。在海外营收总额中,来自于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仅4%,总额不及千万元。但这三年恰好是中国漫画平台迅猛发展的三年。

尽管NAVER 2016年就在中国成立了漫画平台咚漫,内容多为平台上的汉化韩漫,上线了平台上的多部独家IP,如中国社交平台上大火的韩漫《整容液》等,还积极搜寻国内本土漫画家进驻,但多年来咚漫的发展情况依然一潭死水,比不过腾讯动漫、有妖气和快看。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在国漫和韩漫的较量中,水土不服的韩漫并没有夺下绝大多数中国读者的芳心,这一波是本土漫画平台的胜利。

而相比紧握版权,上线中国漫画平台咚漫的NAVER,老对手kakao走的是另一条线路:代理版权。

kakao旗下的优秀作品一直都与中国漫画平台保持着版权代理的合作关系。合作对象包括腾讯动漫、有妖气、咪咕漫画等多家平台。

2016年,kakao就与腾讯动漫合作发行漫画《皇帝的独生女》,上架40天就实现了1亿的点击率。kakao旗下的漫画平台 Daum Webtoon还与腾讯动漫达成了直接合作。将向中国网漫爱好者提供20部韩国网漫作品,进军中国网漫市场,上线了《梨泰院class》等大热韩漫。

2019年,kakao集团投资了多蕴文化的韩国关联公司Daon Creative。从此多蕴文化成为了kakao在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内资背景合作窗口,负责kakao旗下漫画平台漫画作品的引进和国内漫画作品在kakao page平台的出海合作。

快看也购买了kakao旗下的作品版权,甚至有不少是独家作品。比如目前韩漫在榜第一名的《我独自升级》,就是kakao旗下的网文漫改。还上线了包括《皇帝的独生女》等多蕴文化代理的多部kakao旗下的韩漫。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而腾讯和kakao集团的关系却远不止漫画版权合作而已。

2012年腾讯就向kakao集团投资了4.03亿元,获得了kakao公司的13.84%股份。2018年2月,kakao 旗下子公司kakao games宣布完成了约合人民币8.19亿元的融资。而腾讯正是领投之一,投资金额约合人民币2.93亿元。除此之外,腾讯还是kakao旗下子公司kakao Bank的第二大股东。因此在此次快看融资,腾讯的态度则显得有些微妙,虽然也参与其中,但已经从领投人转变成跟投人。

投资快看的这家韩国公司,是什么来头?

不过虽然两家在亚洲市场争得你死我活,但在中国市场,双方的冲突矛盾目前来说并不明显。但ONE store连续两次投资快看漫画,加上其背后与NAVER的关系,难免被业内视作韩国NAVER开拓中国漫画市场的新渠道。虽然就目前的现状来看,NAVER旗下的绝大多数作品依然是在咚漫上连载,并保持着独家版权,快看上并没有NAVER的作品。

只是不知道有ONE store这一层关系在,未来NAVER旗下的作品是否会和快看进行合作?在NAVER和kakao的韩漫竞争中,身为受投资一方的快看又会更倾向于哪一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娱STUDIO”(ID:digitl-entertainment),作者:徐冰,36氪经授权发布。

都靠“性价比”走货了,苹果躯壳内还有什么灵魂?

苹果新品走性价比路线遇灵魂之问。

原创文章,作者:APP软件开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anma666.com/archives/625.html